注册

任上落马的省检察长杨克勤:圈内人官运亨通 圈外人想扳倒他


来源:廉政瞭望

原标题:省检察长杨克勤的圈里圈外从2012 年调任吉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以来,杨克勤在这个位置一坐整整7年。刚来吉林时,家眷还在北京,他周末经常回京。后来妻子搬来长春,北京便回得少了。2015 年左右

原标题:省检察长杨克勤的圈里圈外

从2012 年调任吉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以来,杨克勤在这个位置一坐整整7年。刚来吉林时,家眷还在北京,他周末经常回京。后来妻子搬来长春,北京便回得少了。

2015 年左右,杨克勤去北京的频率高起来,吉林官场上的不少人称,他是去谋求职务变动的,结果却未能如意。到了今年,杨克勤又常去北京,目的是自保。他力主提拔的两名省检察院副检察长谢茂田与吴长智相继落马,调查的线索已指向自己。据知情人士透露,杨克勤在京期间,曾对老领导拍胸脯保证,自己经得起考验。

当杨克勤频繁往来长春北京之时,一伙吉林的商人也常驻北京,他们向多个部门举报了杨克勤,说他利用“司法黑手干预正常商业活动”。

2019年7月10日,杨克勤在长春被带走接受调查。7天之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了杨克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消息。

这位深耕政法系统39年,官至副部级的“老政法”,仕途戛然而止。他是十八大以来,首个在任上落马的省级检察院检察长,也是为数极少的先被媒体捅出落马消息的老虎。“通常来说,省部级官员的落马消息较为敏感,大多来自官方渠道。杨克勤被带走后,有媒体就先于官方发布了消息。”

多年来杨克勤编织起一个圈子,圈子内的人吃香喝辣,圈子外的一些人认为利益受损,几乎迫不及待要扳倒他。

老政法落入小圈子

杨克勤是安徽临泉人,生于1957年,1980 年从安徽政法干部学校毕业后进入政法系统工作。在安徽工作的14年间,他先后在省公安厅、省委政法委等多部门任职,并长年担任领导秘书。

1994 年,杨克勤随领导进京,到中央政法委工作。在中央政法委的18 年间,他历任处长、办公室副主任、政法研究所所长等职。

2012 年,杨克勤调任吉林省检察院检察长,成为副省级官员。初来吉林时,外界对他印象不错。杨克勤多年来从未离开政法系统,对业务相当熟悉,为人温文尔雅,没什么架子。

当初,很多人以为杨克勤到吉林是“镀金”的,很快会再度高升,但事实并非如此。2015 年左右,杨克勤即将年满60,他自知升迁无望,只希望能调回北京或到南方地区任职,为此还活动过一番,并向组织提出过申请,但最终他还是留在了吉林。

多名知情人士表示,杨克勤此番落马的导火索在吉林市。长期以来,杨克勤与吉林市的官场人士,以及建筑地产与采矿业的商场人士交往颇多,形成了一个紧密的小圈子。

吉林市曾是吉林省会,在省会迁往长春后,这里一直是该省第二大城市,工商业发达,民营企业家众多。杨克勤到吉林后,与该省一些商人走得很近,其中不少便来自吉林市。

杨克勤的商人圈子甚至影响到省检察院某些官员的仕途。近年来在吉林省检察系统,还流传出一个说法,“杨克勤喜欢用吉林市的干部”。在杨克勤落马前,该省检察系统有四名重量级人物被调查,分别是省检察院副检察长谢茂田与吴长智,以及通化市检察院检察长姜洪涛,吉林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杨敏。这四人均与吉林市官场渊源颇深。

吴长智仕途起步在吉林市,曾官至吉林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正处级),后进入检察系统。

谢茂田曾担任吉林市检察院检察长4 年,2017 年出任省检察院副检察长。吴长智仕途起步在吉林市,曾官至吉林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正处级),后进入检察系统。姜洪涛在吉林市检察院工作多年,曾担任市检察院副检察长,2017 年调任通化检察院。

当时,通过吉林市的商人找杨克勤办事是条捷径,甚至某些商人成为地下组织部长,能够影响杨克勤的用人。许多来自吉林市的官员正是通过这条捷径,才在杨克勤手下官运亨通。

圈外树敌众多

商人圈子与官场圈子也会互相渗透。以一些共同的商场朋友为纽带,杨克勤与吉林市的官员也联络频繁。吉林市的富商常在长春设下宴席,出席者既有吉林市委原书记周化辰、赵静波,吉林市政协原主席崔振吉等吉林市官员,也有杨克勤。

在吉林市的政商小圈子中,杨克勤与崔振吉一度走得很近,有举报者认为这两人沆瀣一气,联手捞钱。崔振吉是吉林市本土官员,历任市招商局长、龙潭区长、区委书记、吉林市副市长。崔振吉的家人在当地经商,曾控制一家制药企业,赚了不少钱,后来市场环境变化,制药企业陷入困境,甚至欠下外债。崔振吉居然策划用假破产来规避债务。

崔振吉的行为令债权人十分恼怒,官司从吉林市打到省上。举报者称,杨克勤身为省检察院检察长,应崔振吉的要求插手了案件,致使自己蒙受了巨额损失。

杨克勤是否介入假破产案,还有待调查结果公布,但他与商人走太近,介入各种利益关系中却是有迹可循。曾有媒体报道,杨克勤插手吉林市一座矿山生意。与他交好的商人自然获益,另一方却是怒火中烧。

据了解,在北京持续举报杨克勤与吉林市相关官员的,多是吉林市商人,他们认为在司法案件中遭受不公正对待,并指杨克勤插手干预了案件审判工作。

官员与商人之间应提倡清亲政商关系,反之若陷入小圈子的利益纠葛中,就会难以自拔。杨克勤与某些商人走很近,并利用自身的司法权力帮助一方,自然会让另一方商人利益受损。这大概也是个性温和的杨克勤为何会树敌众多,最终引火自焚的原因。

塌陷的圈子

周化辰与杨克勤有共同朋友圈

近一年来,吉林市官场震荡不断。2018 年6 月,曾担任吉林市委书记的周化辰落马,今年4 月,在吉林市工作近十年,历任常务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的赵静波被查。与周、赵二人拥有共同朋友圈的杨克勤无疑备受煎熬。

赵静波的落马让杨克勤备受煎熬

当自己的两名副手谢茂田、吴长智落马时,杨克勤面临的压力更大了。据知情人士介绍,谢吴二人接受调查时交代,他们逢年过节曾向杨克勤送过红包礼金,杨克勤也因为商人朋友的官司,向部下打过招呼。

但杨克勤仍维持着表面镇定,还在省检察院的民主生活会上表示:“吴长智违纪违法案件的教训是深刻的、惨痛的,暴露出我们在政治把关、权力监督、日常管理、选人用人等方面存在着失察、失真、失严、失控的问题。”不过私下他却密集与商人朋友会面,商讨对策。

到了今年6月,包括中东集团董事长卢丽在内的多名吉林省民企商人被带走协助调查,杨克勤更加如坐针毡。事实上,杨克勤与一些商人走得近的传闻早就出现,但随着他落马后越来越多的问题浮上台面,还是让人大吃一惊。

杨克勤不仅与吉林市的一些商人过从甚密,还持有长春一些企业的股份。有媒体披露,杨克勤及其家人持有中东集团房地产子公司的股份。中东集团被称为东北地区最大商超企业、总资产超300 亿元。卢丽是吉林省政协委员,也是连续多年的“吉林省纳税状元”。还有媒体披露,卢丽曾赠予杨克勤一套价值不菲的别墅。

在如今的反腐形势下,杨克勤还敢让家人持有企业股份,甚至收受别人赠予的别墅,实在令人瞠目结舌。同时有举报者表示,商人行贿杨克勤都是有目的的,就是想在相关司法审判案件中获得杨的帮助。在杨克勤被带走当天,他的妻子也被带走接受调查。

杨克勤落马后,当地官场的震荡还在继续。杨克勤被宣布落马后第三天,吉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正厅级)刘培柱被查。刘培柱曾历任吉林市副市长、市委常委,并兼任吉林市公安局长,他与杨克勤的问题多有交集。

(来源:廉政瞭望微信公号)

 

[责任编辑:袁瑾]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马会3期歇后语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