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霍山农商行股东会起争执背后:分红引争议 不良率高企


来源:澎湃新闻网

原标题:霍山农商行股东会起争执背后:2年前的分红未发,不良率高企安徽霍山农商行股东与董事长在股东大会上“频频交火”的背后,牵扯出2年前股东大会提出的分红方案至今无下文、公司治理

原标题:霍山农商行股东会起争执背后:2年前的分红未发,不良率高企

霍山农商行官网图

安徽霍山农商行股东与董事长在股东大会上“频频交火”的背后,牵扯出2年前股东大会提出的分红方案至今无下文、公司治理乱象频出等系列问题。

3月22日,安徽省霍山农村商业银行(下称霍山农商行)召开2019年度股东大会,审议包括董事会、监事会工作报告,2018年经营计划执行情况和2019年业务经营计划,以及选举第二届董事和监事等12项议案。

不过,与以往的股东大会不同,有多名股东接连在会上质疑银行管理层。霍山农商行第一大股东派出的一位股东代表在会议刚开始时便指出,此次会议召开既不合法也不合规。他还表示,对此次所有的议案均持反对意见。

霍山农商行董事长彭先海则在现场回应称,有意见可以给出书面的材料,此次股东大会继续召开。虽然上述股东为第一大股东,但并不能代表大部分股东的利益。对议案反对是上述股东代表作为股东的权利,但其他股东有没有意见还需要表决。

在此次股东大会上,还有多家股东方提出意见。据澎湃新闻了解,多名股东代表均在会上对2017年的分红提出了质疑。霍山农商行第二大股东安徽安雅外语教育有限公司(下称安雅集团)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他们主要的诉求还是关于分红的问题,2017年股东大会表决通过的分红方案,应该在2018年上半年就会完成发放,但现在都2019年4月了,一直没有下文。另外,好几年不分红而是增股,对这一点也很不满意。

据霍山农商行管理层在股东大会上透露,该银行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4亿元,同比增长7.23%,利润总额2511.8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138.6万元;净利润1836.93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约1600万元。截至2018年末,霍山农商行不良贷款率5.7%。

然而按照监管要求,农商行不良率不得高于5%。霍山农商行的不良率显然已超出监管红线。

从多名股东的表态来看,其对霍山农商行的公司治理和经营状况并不满意。安雅集团负责人向澎湃新闻强调,入股霍山农商行纯粹是作为财务投资,当时也是看好这个霍山的经济发展,因为霍山还是有一些比较好的企业,但是对目前的投资回报不太满意。说实话,还是有引进去关起门这种感觉,有这种顾虑。

霍山农商行是在原安徽霍山农村合作银行基础上改制组建的一家地方性法人银行机构,于2015年2月6日正式挂牌成立,注册资本3.18亿元。霍山农合行曾经是安徽省第一家县级农村合作银行。

就股东情况而言,霍山农商行股权较为分散。霍山农商行2017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显示,舒城县长城工贸公司和安徽文峰置业并列第一大股东,均持股7.86%;安徽安雅外语教育有限公司和两家农商行分别持股6.29%,并列为第二大股东。前十大股东中,有4家是安徽本地农商行,分别为马鞍山农商行、阜阳颍东农商行、安徽定远农商行和安徽旌德农商行。

股东与管理层严重缺乏沟通,有股东不知道要开股东大会

多家股东方认为霍山农商行在召开股东大会前通知股东的时间和方式均存在问题。

霍山农商行第一大股东有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霍山农商行股东大会提前的通知草率,不仅是非正式发函,而且时间不足20天,严重违反相关的规定。股东大会的材料也未提前告知,直到会上才看到。此外,相关的流程不规范,在事先没有征求第一大股东意见的前提下,直接将第二届董事会选举办法及第二届董事候选人一并印刷,并直接无视由第一大股东提名的董事人选。

在股东大会上,上述第一大股东方股东代表还在会上表示:“霍山农商行的经营层、董事的人选,到底是我们股东的表决选择,还是管理层内部的确定,抑或是其他力量的影响?在这一问题上我们股东有没有发言权?”

霍山农商行第四大股东安徽速锋机电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薛道林向澎湃新闻表示,自己并未收到召开股东大会的通知,也没有参会。

安雅集团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每年与霍山农商行的沟通,如果开股东会的话,可能会有个人打个电话告知,仅此而已,其他没有任何的沟通。

在此次股东大会上,霍山农商行董事长彭先海也承认,银行管理层与股东之间缺乏沟通确实是管理层做得有欠缺,特别是在关乎到股东利益问题上,没有及时跟大家沟通,他代表董事会向各位(股东)道歉。

“说实话,入股霍山农商行纯粹是作为财务投资,当时也是看好这个霍山的经济发展,因为霍山还是有一些比较好的企业,但是对目前的投资回报不太满意。”安雅集团负责人表示。

2017年分红至今无下文,分红方式多次引发争议

各家股东频频向管理层“开火”,主要是源于2017年股东大会上通过的分红方案。

在2019年股东大会上,最先提出分红质疑的是霍山农商行股东安徽古井集团。该公司股东代表提出,2017年股利分红是按照6%的比例进行现金分红,但是这个钱一直没分,霍山农商行也没有给书面的说明,这该如何解释?

对此,彭先海在会上指出,2017年提出的分红方案虽然没有分配到位,但下一步还是要给各位股东分配好。对于具体什么时候分,彭先海较为含糊的表示,要到银保监局把政策争取到以后再分。

澎湃新闻就相关分红问题致电古井集团,但对方拒绝接受采访。

对于股东多次提出的分红疑问,霍山农商行的管理层始终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复。安雅集团负责人对澎湃新闻表示,霍山农商行管理层解释说上面没批之类的。在上次开股东会的时候,股东也问了这个问题,但相关领导也没有答复什么时候解决、能不能解决。

“所以我觉得这就有点太奇怪了,2017年到现在已经这么长时间了。我也不太清楚这是整个安徽的农商行的行规,还是大家都是这样,还是说就唯独霍山一家这么搞。”安雅集团负责人说。

前述霍山农商行第一大股东有关负责人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2017年股东会上针对2016年的分红方案,他们投了反对票,当时建议直接转股。但是其他股东投了赞成票,所以当时通过了该项分红方案。虽然当时反对现金分红,但既然股东大会通过了,霍山农商行就应该坚决执行。

曾为改制需要“规范”违规发放的贷款,多名责任人获刑

霍山农商行的前身霍山农合行曾经是安徽省第一家县级农村合作银行。

2015年7月,原安徽银监局网站发布的新闻稿显示,自2003年以来,安徽银监局深入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印发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方案的通知》(国发〔2003〕15号)要求,按照银监会的总体部署,在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的积极配合下,全省农村信用社改革取得实质性进展,2014年末,全省83家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全部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在全国率先实现农村商业银行全覆盖。

也正是在这一时期,霍山农合行改制为霍山农商行。

澎湃新闻拿到的霍山县公安局起诉书以及多份法院判决书显示,2009年至2011年4月,霍山农商行个人业务部总经理奚维军、个人业务部副经理蒋春霞、文盛支行行长杜芳运、大化坪支行行长陈宏、太平畈支行行长何森、原太阳分理处主任罗时柱、原与儿街支行大沙埂分理处主任余隆启等人因犯违法发放贷款罪被提起公诉,法院也均判处有期徒刑及缓刑,并处罚金。

判决书显示,2013年11月30日,原霍山农合行因改制需要,由安徽康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提供担保,发放贷款1700万元给康尔美公司,旨在“规范”此前违规发放的借名贷款。

在此之前,霍山农商行多家支行、分理处均采用了以个人名义借款并找担保公司担保的方式来为企业贷款。其中,康尔美公司用48个个人身份证信息,以个人名义取得银行贷款,并通过安徽中企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中企担保公司)进行担保。后康尔美公司无力偿还,中企担保公司无力履行担保义务。

中国裁判文书网2017年11月23日披露的康尔美公司骗贷案判决书显示,2008年至2013年,康尔美公司法定代表人许德宏安排该公司财务人员提供虚假贷款资料,虚构贷款用途,骗取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霍山支行贷款2000万元、票据承兑1000万元,骗取霍山农商行(原霍山农村合作银行)贷款合计1890万元,合计4890万元。

安徽省霍山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康尔美公司犯骗取贷款、票据承兑罪,判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犯骗取贷款、票据承兑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零9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许德宏提出上诉:其认罪,但认为原判对其量刑过重,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本次判决公布后,康尔美公司骗贷一事在霍山农商银行内部东窗事发,迫于股东和舆论压力,后正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但是康尔美公司已经破产,此笔贷款还上的可能性已经不大,对广大股东和银行资产又是一笔重大损失。”对于上述案件,薛道林向澎湃新闻如此表示。

澎湃新闻注意到,多名霍山农商行相关负责人在供述时均表示,自己当时是为了营销贷款,不是谋取个人私利。辩护人在提出辩护意见时也指出,相关被告人的行为是违法发放贷款这个环节中的一环,其发放贷款是执行总行的部署。

比如,原霍山农合行大化坪支行行长陈宏的辩护人在发表辩护意见时称,上级行搞营销贷款,下达贷款任务;上级行与中企担保公司签订有合作协议,各支行放松审查要求;总行的管理和引导行为有误导性,导致霍山农商行“三名”贷款(即用个人户口本顶名借款)普遍存在,数额巨大,据该行内部统计有1亿多元。

2018年12月,安徽六安银保监分局对霍山农商行开出12张罚单,霍山农商行因贷款“三查”严重不尽职,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罚50万元,包括上述被判刑的支行行长、分理处主任等11名相关责任人一同被罚。

不良率逐年走高,多位股东对经营状况不满意

受历史包袱、业务模式以及当地经济状况等多重因素影响,农商行的不良率往往高于其他类型的商业银行。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8年四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03万亿元,较上季末减少68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3%,较上季末下降0.04个百分点。其中,农商行不良率为3.96%远高于其他类型商业银行。

据霍山农商行管理层在股东大会上透露,该银行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4亿元,同比增长7.23%,利润总额2511.8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138.6万元;净利润1836.93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约1600万元。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18年末,霍山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2.6亿元,不良贷款率5.7%;贷款拨备覆盖率100.62%,较上年下降59.34个百分点。

霍山农商行此前披露的2016年度财务数据显示,该银行营业收入为3.1亿元,同比下降9%;净利润0.29亿元,同比减少3.34%;不良率为4.66%,相比2015年末上升0.29个百分点。

2018年2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明确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至150%,贷款拨备率监管要求由2.5%调整为1.5%至2.5%。按照监管规定,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不良贷款率则不得高于5%。

也就是说,霍山农商行的不良率和拨备覆盖率已双双触及监管红线。

在股东大会上,有股东曾质疑霍山农商行的不良率数据。彭先海对此表示,霍山农商行的年度审计报告已经审计出来了,这个数字是准确的。

安雅集团负责人直言,对霍山农商行公司治理和经营是不满的,作为股东,他对霍山农商行的公司治理和经营的建议是,首先还是分红的问题,希望能按期、按股东会的决议执行。其次不良率数据到底真不真实,只有银行内部清楚;另外,与股东加强沟通,不能还是股东大会的材料都是当天在桌上才看到,所有信息完全对股东是封闭的。

据证券时报报道,彭先海认为,不良率升高主要是经济下行带来的压力,“经济下行经营上可能会有些问题,但这不仅是我们的问题,很多中小银行机构都这样。”彭先海还解释称,行业平均不良率低于霍山农商行,“可能是因为他们没有真实反映不良的情况,而霍山农商行5.7%的不良率是真实反映了贷款五级分类中不良资产情况,预计今年上半年会将不良处置到位,风险逐步降低。”

前述霍山农商行第一大股东有关负责人表示,还是希望银行管理层按照公司法及公司章程规范经营,维护股东的正常权益。

“但还是希望银行经营管理层更担当、更作为,加油干,真正地对股东负责,对整个企业负责。”安雅集团负责人说。

[责任编辑:王顺]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马会3期歇后语图库